您当前的位置:新闻 > 社会 > 消息正文

上海街头现“共享图书舱”,是分时租赁还是共享经济?

2019-04-16 16:49:17 来源:搜狐     编辑: pangshuya

去年末,上海大众书局与汉源书店两家知名实体书店的接连关门,让不少人感到纸质书市场今非昔比。近日,上海街头出现一种“共享图书舱”,用户在交纳押金后,便可通过手机扫码开舱借阅或归还书籍,便捷的操作使其成为不少“书迷”们的新选择。

记者在位于上海尚街Loft的“共享图书舱”处看到,这种“共享图书舱”一共5层,每层有近30本书。书籍类型主要是近年来的热销书以及经典作品,包括《人民的名义》、《三体》、鬼吹灯系列等。

在尚街Loft商务楼内工作的赵先生正巧来归还几天前借阅的《未来简史》,他告诉记者,上班看到这个机器感到比较新奇就来尝试一下。谈及借阅体验,他表示,“书舱里的书都比较干净,没有损坏或者涂改,而且书籍种类丰富,对于想阅读纸质书的读者来说是种不错的选择。”

随后记者尝试借阅书舱内的书籍,在交纳99元押金后,打开手机APP或微信公众号后即可扫码开舱,取出书后关闭舱门就完成了借阅,整个过程用时不到30秒。

对于用户最关心的押金问题,书舱运营方在押金说明中称,在用户所借图书全部归还后的3个工作日,用户可随时申请退还押金。而交纳的99元押金,可同时借最多1本图书。超出1本其余均收取每天1元的费用。

APP上显示目前共有8个这样的“共享图书舱”,其中7处在上海,分别位于香港广场、淮海中路街道文化中心等地,另外1处位于杭州艺尚小镇。

随着科技和互联网的发展,国内已出现各种“共享”,共享单车、共享汽车、共享雨伞等等,在北京街头,甚至出现了“共享睡眠舱”,不同的是,共享睡眠舱很快就被叫停了。对于各种资源“共享”,很多人也是持有不停观点。

在北京中关村地区出现的“共享睡眠舱”被警方调查,认定这些太空舱无须登记身份信息即可使用,易被违法犯罪人员利用,藏身落脚;太空舱为封闭式,内部空间狭小,发生火灾后无法及时扑灭逃生,存在治安和消防隐患。目前,这家公司在北京投放的16处场所已停止运营,着手太空舱拆除和撤离工作。

据媒体报道,“共享睡眠舱”按小时计费,用户可在舱内休息。睡眠舱外型形似太空舱,舱内设有电扇,阅读灯、充电插座等设施,但没有空调。睡眠舱提供一次性寝具,包括一次性床单、一次性枕巾和太空毯。计费标准是0.2元/分钟(高峰期0.33/分钟),30分钟起,封顶58元。月卡套餐为788元/月。

共享还是营销?共享雨伞、纸巾、书店纷纷上线

从共享单车带火了共享经济之后,不仅是“共享睡眠舱”,共享KTV、共享按摩椅、共享雨伞等多个打着“共享经济”旗号的产品出现在了大众视野中。网友称,共享经济发展到现在变味儿不少,感觉什么东西都能共享。

从今年5月,一家名为共享E伞的公司在深圳、杭州、昆明等18座城市投放了共享雨伞。但共享雨伞投放不到一周,几乎不见回收。网友质疑,这根本就是间接卖伞,而不是所谓的“共享”,“这该是一段经典的营销案例,还是无人销售”。

共享雨伞创始人赵书平回应:“我们没设置雨伞桩。共享雨伞设计的初衷是让百姓把伞带回家。不是雨伞还回来了才叫共享。你拿回家自己用,或借给朋友,这也是共享的一种。认为共享雨伞要像共享单车那样从哪里来到哪里去,这是钻牛角尖。”

被网友质疑借共享经济营销的,还有共享纸巾。自今年7月起,中山市一些公共场合,如美食街、医院等,出现了共享纸巾机。用户首次使用时,微信关注共享纸巾公众号,纸巾机自动出纸。之后使用时,在公众号搜索附近纸巾机并前往,再在公众号内点击“扫码领纸巾”即可。但每天只能免费领一包。如果要继续得纸巾,需按0.5元一包的价格付费。用户每天免费领取一包纸巾后,分享给朋友,那用户和朋友都可免费获得一包纸巾。纸巾机机身上有多个广告位,商家可支付广告费后成为纸巾机的推荐商家。纸巾机公众号下方子菜单中有“商家加盟”一栏。填写商家信息可获得免费装共享纸巾机的机会,以“高配款”纸巾机为例,装机押金1980元。

那什么是“共享经济”呢?记者查阅资料,共享经济的术语最早由美国社会学家提出,共享经济的本质是整合线下的闲散物品或服务者,让他们以较低的价格提供产品或服务。对于供给方来说,通过在特定时间内让渡物品的使用权或提供服务,来获得一定的金钱回报;对需求方而言,不直接拥有物品的所有权,而是通过租、借等共享的方式使用物品。

“共享经济的前提是把闲置的社会资源利用起来,而不能新增额外的产品和服务。”速途研究院院长丁道师认为,共享雨伞、共享纸巾机,包括之前出现的共享篮球、共享充电宝等都不属于共享经济范畴。他说,看起来这些物品联合了互联网,也分离了物品的所有权和使用权,但不是所有和互联网有关系的物品交易都算共享经济,因为它们违背了“整合闲置资源”这个特征,这是“+互联网”而不是“互联网+”。

丁道师说,目前真正能算作共享经济的,只有房屋和顺风车。严格意义上讲共享单车都不能算共享经济,因为它不是闲置资源。如果按照共享单车的逻辑,那中国所有的酒店都是共享酒店了。

专家:这是分时租赁,不是共享经济

对于共享书店,丁道师认为,“这种模式几十年前就有了,现在只是加上了互联网这个借书平台,其本质是分时租赁,不是共享经济。”

“书店认为把市民平时没时间看的书整理起来就是利用了闲置资源,是共享经济,这是一个误区。因为书店本就是卖书机构,里面的物品怎么算闲置资源?如果是某个人把全城市民不看的书整理起来,再搭建一个平台租赁图书,这就是利用了闲置资源,勉强算共享经济。”丁道师说,“共享床铺和共享书店是一个类型。都是分时租赁,而不是共享经济。”

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研究员朱巍认为,C2C才是分享经济,B2C不是分享经济,他们是打了分享经济的旗号。朱巍认为,人们把共享经济理解错了。比如首约汽车和神舟租车是平台自己买车,这样一来就不是共享经济了。因为共享经济平台是一个分享信息的信息交互平台,真正的车应当是来源于民间、来源于用户。再以ofo为例,最开始发展的时候确实是分享经济,在校园里面大家把不用的车放到平台上,让别人骑。但现在包括摩拜单车和小蓝车在内,平台自己买车,这样就不是共享经济,而变成重资产平台。

相关阅读
网友评论
Copyright © 2009 - 2014 www.ddsb.cn 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友情链接 | 网站地图
返回顶部